電影文章

[觀後感]率先看!《忘形水》(The Shape of Water):用愛來界定我們是人類還是怪物(內含劇透)

作為導演Guillermo Del Toro的影迷,筆者一直視他的這部新作《忘形水》(The Shape of Water)為這兩年其中一部最期待的電影。隨著電影去年在威尼斯影展嬴得金獅獎,並在年尾和今年年頭的多個頒獎禮獲得大量提名和獎項,筆者真的感到越來越期待,而最終這電影亦真的令筆者非常滿足、感動。

首先,感謝20世紀福斯邀請筆者在月頭觀看《忘形水》的優先場。正如Richard Jenkins飾演的Giles在開場的旁白所說,當我們要說這部電影時,要怎樣去說呢?導演Guillermo Del Toro過去幾乎每部電影都與怪物、鬼怪有關,但這次《忘形水》所涉及的題材包括愛情、性別、性取向、種族、種族和宗教等,比導演過往的作品更為成人向,主題亦更為成熟。自電影去年在威尼斯影展首映後,不少人都拿它與導演大獲好評的前作《魔間迷宮》(Pan's Labyrinth)比較。筆者看完《忘形水》外,發現除了兩者都是以戰爭時期為背景,以女性為主角去接觸怪物外,兩部電影都以一個類似童話故事的方式來呈現這個故事。《忘形水》以Giles的獨白開頭,講及一個關無聲公主的故事,有看過電影簡介和預告片的朋友也知道,這位公主就是電影的女主角Elisa(Sally Hawkins飾)。

不能說話的Elisa在一個高度設防研究所裡擔任清潔女工,每天的生活都非常平淡:起床、煮早餐、洗澡、自慰、與鄰居Giles打招呼、上班、下班。導演在這裡以蒙太奇交代Elisa每天重覆的生活,並透過這過程突顯她枯燥、寂寞的生活。一天,她乏味的生命終於有所改變,她在研究所裡發現了一隻被囚禁、研究的類似人魚的奇怪生物(Doug Jones飾)。電影在交代他的出現時,先呈現他神秘、可怕的一面。電影先以科學家的話介紹這隻重要的「危險」生物,然後我們看到他在水缸裡拍打玻璃外壁。之後,一天Elisa和同事Zelda(Octavia Spencer飾)在實驗室外工作時,她們的上司Richard上尉(Michael Shannon飾)突然跑出來,而他正按著自己血泣泣,斷去兩隻手指的手掌。這幾幕的場面調度,尤其是血腥的埸面,足以為這隻生物營造一個可怕、危險的一面。

隨著電影發展下去,我們才透過Elisa的角度,看到這生物的另一面。Elisa冒著風險,瞞著她的好友,把食物和音樂帶給這生物,並與他建立起友情。她非常同情人魚生物的待遇,亦在身上看到與自己相似的地方:二人也不能用言語表達自己,而且孤獨一人,似乎沒有人明白他們。之後,Elisa逐漸愛上了人魚生物,並得知Richard上尉準備把他殺掉,於是就決定把他救走。但這個並不是故事的終結,二人在Elisa家裡除了鬧出一些笑料外,二人更建立了親密的關係。筆者本以為電影被定為三級電影的原因在於電影的暴力埸面,看完之後才明白這或許是因為電影裡的裸露和情慾片段。而電影的結局亦與片頭互相呼應,以Giles的獨白作結。作為一部講述人魚生物的電影,《忘形水》的結局延續了電影的奇幻元素,打造一個淒美、浪漫的愛情故事,亦令電影十足一個成人的童話故事。電影以一個開放式的結局完結,大家或許不會知道主角的真正下場,以及他們之後的去向,但人的想像力十分豐富,可以想像他們的結局。與Giles一樣,筆者相信他們二人會有一個好的結局,甚至相信他們本身就是天生一對,Elisa才有這樣的疤痕。

正如上文所說,電影所涉及的題材都比導演的前作成熟。其中,電影的一大主題在於什麼界定我們是人還是怪物,而Elisa和人魚生物的故事正正告訴我們,我們可以用愛來界定。在電影裡,Elisa冒著危險去拯救一隻認識不久的人魚生物,當Giles勸她放棄,不要拯救一隻甚至不是人類的生物時,Elisa告訴我們假若袖手旁觀的話,我們也不配為人類。人之所以為人,在於我們對身邊事物有好奇心、愛心和同情心,即使是一些我們不認識的人或生物受苦,我們也會因此而感到難過,希望幫助他脫苦。在電影裡,受苦的不只是人魚生物,還有不能說話的Elisa、屢受歧視的黑人女性Zelda、同性戀Giles、熱愛生物的俄國間諜Robert(Michael Stuhlbarg飾)。雖然這幾個人的背景都非常不同,但他們都是活在自己的困境裡,感到孤立、寂寞和痛苦。即使Elisa不懂用言語來表達;Zelda的膚色與其他人不同;Giles的性取向與大眾不同;Robert效力的是敵國政府,他們都具有同情心,懂得去愛身邊的人與物,甚至願意為他們付出和犧牲。以上種種已經足以證明他們是人類,亦告訴我們身體的狀況、性別、種族、性取向、政治背景不能分辨一個人是好是壞,我們本來都是平等的。

相反,在電影裡,Richard上尉戀棧權位,為了保著自己的職位,不惜殺死人魚生物,以及一切阻止他的人。作為一位白人男性,他把自己視為優越的一群,深信上帝按他的形象造人,而白人男性就正是上帝的形象。因此,他認為人魚生物絕不配受到平等待遇,他只算是一隻任他們魚肉的生物。他甚至覺得Elisa和Zelda等人也屬次一等的人類,不值得與他相提並論。Michael Shannon過去多次飾演奸角,這次亦演活了Richard的自負,對其他人和生物的鄙視。雖然Richard身為人類,他對受苦的人和生物沒有絲毫的愛心,他顧的只有自己的榮耀,因此他比人魚生物更像一隻怪物。

從首映以來,電影不斷被指是三月奧斯卡的大熱。誠然,電影的主題未必像其他幾部奧斯卡大熱作般緊扣現時的社會、政治局勢,它作出的批判亦未必有那麼尖銳,令觀眾難忘。但作為一部電影,《忘形水》在技術上絕地能媲美其他作品;作為一部愛情電影,《忘形水》真的十分浪漫、感人,因此絕對是今年其中佳作。電影設定於1960年代的美國,完美地呈現當時的街道、影院、餐廳的設計,令觀眾仿佛置身於那個年代中。除了美術設計外,電影的攝影亦非常出色,單單結局的一個鏡頭已經能帶出那種韻味。同時,電影的配樂亦非常出色,尤其是以上主題音樂,帶點古典味道之餘,亦給人奇幻、神秘的感覺,甚至令筆者想起當年《千與千尋》的配樂,同樣能讓觀眾沉醉於奇幻世界裡。另外,奧斯卡一向喜歡嘉許一些主題與電影工業有關的電影,《忘形水》活用了那個時代的電影、音樂,而戲院亦是電影裡其中一個很重要的場景,不知道會否因此而受評委喜愛呢?

除了電影本身以外,女主角Sally Hawkins亦憑電影裡的演出,被視為奧斯卡影后大熱。她在電影裡飾演不能說話的Elisa,一句對白也沒有,全憑手語和眼神做戲,足以讓觀眾感到她的寂寞、對愛情的憧憬、對事物的樂觀和堅持等。 雖然她所愛上的不是一個正常的人類,但我們仍能看到她對人魚生物的愛和擔憂,亦能被她與生物相處時的歡樂所打動。至於配角方面,除了以上提及的Michael Shannon外,Richard Jenkins的演出同樣精彩。他在電影中飾演中年的同性戀,除了能讓觀眾感受到那麼落寞、孤獨的感覺外,他遭到歧視和懷才不遇時的反應亦足以令觀眾同情,身同感受。

對於Guillermo Del Toro來說,《忘形水》相信是一個與過往非常不同的觀映體驗,大家必定能感受到此作與導演往作的不同。即使觀眾不認識導演的往作,相信亦會被這部浪漫、淒美的愛情故事打動,非常適合在2月的情人節裡觀看。即使大家沒有情人,也可以沉醉於電影的奇幻世界裡,一起感受那份人類獨有的感情。

預告片:

故事簡介:

「二十世紀福斯影片」破格好評鉅作《忘形水》,堪稱影史上最超凡脫俗、唯美動容的成人魔幻浪漫童話,威盡【奧斯卡】包括最佳影片、導演、女主角(劇情片組别)、原著劇本等13項提名,早前更贏奪【金球獎】最佳導演;【威尼斯影展】首映後,獲得近乎百分百好評,壓倒性勇奪最高榮譽金獅獎!

《魔間迷宮》《天魔特攻》奇幻大師Guillermo Del Toro巔峰執導,《簡·愛》《情迷藍茉莉》《快樂小小姐》《折翼天使》金球、柏林雙料影后Sally Hawkins,化身1962年冷戰期間在高度設防研究所中不能說話的清潔女工Elisa,日復日過著單調乏味生活。直至發現類似人魚的奇怪生物,被囚禁在研究所水箱內,Elisa的內心慢慢泛起漣漪 — 無聲彷有聲的互動,拉近兩顆心靈感情萌生;當她得悉將有非人道實驗發生在水怪身上,更想盡辦法誓要拯救對方,愛到忘形愛到底!

圖片、資料來源: 20世紀福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