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 Up

《逃出新界東》:畢生難忘的上班體驗(內含劇透)

早在上星期,天文台預測超強颱風山竹周日襲港時,筆者已經跟同事說:「大家準備星期一正常上班。」昨日,山竹吹襲香港,相信大家也過了難忘的一天。怎料,今天上班更是畢生難忘。

DSC_0888.JPG

 筆者職場經驗尚淺,過往從沒有風災過後上班的經驗,也沒有經歷過嚴重的地鐵故障。今天早上五時許,天文台一如所料的除下八級風級,筆者特意提早一小時,於六時半起身,早餐也不吃就趕去上班。筆者上班要轉四次車,先搭馬鐵,再在大圍轉東鐵,再在九龍塘轉觀塘線,再在旺角轉荃灣線,最後在金鐘轉港島線,大概需要一小時才到達。今早提早出門,馬鐵線還算暢順,可以直接上車。到了大圍站後就看到車站地下擠滿了人,而行往紅磡方向二號月台的橋也水洩不通。筆者在那裡排了十至十五分鐘,還未等到一架車,前面的人突然往前走。原來列車只會在對面一號月台停站,單軌雙行。在跟隨前方人群走往地下,到對面月台等車時,筆者聽到有些人說已經等了一個多小時,才知道要往對面月台。

 筆者到了地面,跟隨人群以扶手電梯走上一號月台。途中,一個阿伯為了快一點上到月台,不惜走到往下行的扶手電梯,以相反方向跑上去。我這個廢青站在原地看著阿伯,心裡感嘆:真厲害,這位伯伯。好不容易上到月台後,筆者終於看到列車到達了。列車一開門,在月台等候多時的群眾急不及待湧上車,想下車的乘客同時嘗試下車,結果月台上就充滿痛苦的慘叫聲和憤怒、鼓譟的叫罵聲。看著人們因此而對罵,筆者不禁在想:是什麼導致這樣的情況發生?為何市民要這樣被分化?

 山竹襲港,可說是大自然的安排,我們也不能怨天。風災過後,東鐵線服務受阻,同時路面情況惡劣,巴士停駛、港鐵也不能安排接駁巴,筆者相信大家也理解。不怨天、不怨巴士公司和港鐵,難道我們要怨身旁上班的人?在月台上,筆者聽得最多的一句是「有咩辦法,大家都要番工。」筆者不禁在心裡想:原來香港人那麼熱愛上班。但我心裡很清楚,大家今天都不想上班;不想在車站浪費幾個小時;不想在月台逼得汗流浹背;更不想爭相上車,與別人碰撞,與別人叫罵。月台上站滿了年青人、中年人和老人家,是什麼驅使他們在這樣的情況下上班?又是什麼驅使筆者上班呢?是愛?是責任?

昨晚,筆者留意到澳門宣佈非緊急服務的公務員停工一天,不少香港網民、社會人士也希望香港政府能仿傚。結果,政府明顯沒有仿傚。特首今早指僱主以互諒互讓的方法處理上班問題較適合,呼籲其他僱主亦以體恤和靈活處理上班問題。相比起特首口中的勤工獎金,筆者相信人們千辛萬苦趕上班的原因是他們並無選擇,不敢拿飯碗冒險。香港公務員數量數以萬計,相信乘坐港鐵的亦為數不少。 假若今天非緊急公務員停工,除了會大大減少公共交通的負荷,讓其他打工仔快一點上班外,他們部分人還能在家照顧停課的小孩,甚至協助社區進行一些簡單清理。以今天大圍站那樣擠擁的情況來說,沒有鬧出意外已經算是一伴可幸的事情,否則真的成為大家口中的人禍了。

DSC_0892.JPG

噢!故事還沒有完結,剛剛才說到上了一號月台等車,結果等了一小時後,車站職員又宣佈對面二號月台恢復運作。於是,我又跟隨人群回到地下大堂,行到二號月台。怎料,在大堂等候十分鐘後,二號月台再次因電力問題未能運作。人群又要回到一號月台等車。廿分鐘後,筆者終於回到一號月台,朋友笑指我連等車的資格也沒有。那時候,已經八時五十幾分,接近筆者上班的時間。最後,筆者等至九時四十五分,才有一班從沙田開出的空車駛至,而筆者也順利上車。之後的路程也頗為順暢,筆者十時三十分終於回到公司。

在出閘的時候,筆者因在閘裡逗留太久未能順利出閘,需要到服務中心處理。筆者留意到前面兩位中年女士,已經在閘內逗留了一百七十、一百八十多分鐘,以為他們已經很厲害。誰想到,原來自己也在閘內逗留了一百九十七分鐘。不過,想到北區、大埔等地方的情況,相信等得更久的人大有人在。真渴望當初在大圍站時,上星期教大家四蚊回深圳北的伯伯能當頭捧喝跟我說一句:「放棄啦!」。

腎休颱風, 山竹, 政府, 港鐵1 Comment